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娇妻在上:完美宠婚一百招_ 280谁信才重要-

时间:2021-07-09 11:4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白袍人小说娇妻在上:完美宠婚一百招 280谁信才重要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锅内红油滚滚,升腾起一片片乳白色的烟雾。



    四川特产的灯笼椒,辣的娆娆的嘴唇有些红肿。



    她举着茶杯,浅褐色的眼眸里也被染上了一层雾气,脸上难得露出几分娇憨。



    望着秦琛那得意的模样,娆娆还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。



    相对无言,只剩下火锅咕噜噜的声音。



    晚饭过后,秦琛和娆娆并肩走着。



    许久未沾如此重油重辣的东西,娆娆只觉得嗓子眼都在冒火。



    下电梯时,秦琛的手机忽然响了。



    不等他开口,娆娆便自觉的将脑袋转到了一旁。   



    电梯三面都是镜子,她看到秦琛的嘴角勾勒出一抹戏虐。



    拿起手机,却是几句话就挂了。



    “一个朋友打的,男的。”



    出电梯时,秦琛自然的将大衣披在了娆娆肩膀,低声解释道。



    他的手指掠过脖颈,如他的声音一般带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。



    娆娆微微愣神,随即便反应过来。



    “我可没问你。”



    她故作随意的说道,眉梢却是不经意的浮现起了几抹喜意。



    秦琛的身子顺势倾斜下来,咬在了她的耳朵上。



    “我是一个很有觉悟的男人,这是我身为你男人应该做的事情。”

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有个朋友离婚了,从M国回来了,在有凤来仪酒庄那组织了一个酒局,你要是不着急回去话,陪我去坐坐?”



    “离婚?”



    “是啊,都一把年纪了,还被自家媳妇抛弃了,是不是很惨?”



    “不会喝多酒,你要是不想去的话,我们就回去。”



    秦琛目光深幽,看的娆娆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

    “好。”



    .......



    车子越过车水马龙, 使出了繁华的城区,在一个外表看上去和废弃仓库没多大的区别的砖瓦房前停了下来。



    满墙光怪陆离的涂鸦,旋转的霓虹灯。



    让娆娆怎么都无法把眼前的景象,和秦琛说的那门富有文艺气息的店联系起来。



    似乎是察觉出了她的疑惑,秦琛笑了笑没解释,便拉着娆娆朝那歪歪扭扭门牌下走去。



    房间门打开,一张俊俏的脸露了出来。



    “秦先生,您来了,苏总等您很久了。”



    秦琛微微额首,带着娆娆跟在侍应生身后。



    光线随着走廊的眼神缓缓变得明亮,磅礴的大气的也随之浮现。



    幽静的走廊两边,挂的是抽象的艺术画作,没有署名,却也丝毫不逊色于那些名家。



    约莫走了几十分钟,他们才来到了大厅。



    不同于外面的装修的那般破旧,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透着精致和大气,侍者将他们领到一处包厢前,便兀自离开了。



    秦琛手轻轻转动门把,刚打开一道缝便又合上了。



    娆娆隐隐约约看到里面有个人影。



    “在这里等下,我先进去通通风。”



    秦琛转身冲娆娆吩咐着,将娆娆推出了几米外。



    一脚踹在了大门上,力气之大,连走廊地上的吊灯都跟着晃了起来。



    “艹!谁,他妈是不是疯了!?”



    暴怒的男声夹带着浓重的烟气从里面蜂拥而来,那是一个比秦琛低半头的男人,双目赤红,眼球有些突兀的向外扩张。



    “阿琛?你来的倒是挺快!”



    “不过好端端的踹门做什么,好贵的好吗?”男人嘟嘟囔囔,火气却是没有之前那么大了。



    娆娆还未来得及看清他的长相,秦琛已经推搡着他进去了。



    几分钟后,门又打开了。



    视线里那些浓烟白雾悉数不见,空气中弥漫着古龙水的味道。



    娆娆放眼看去,包间很大,却只有他们人。

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兄弟啊,我都离婚了,你竟然还带着女人来?”



    沙发上死尸一般的男人忽然弹了起来,醉眼朦胧的朝着娆娆看去。



    “而且,这也不咋地啊,你的口味倒是越来越奇特了!”



    男人咂咂嘴,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

    秦琛一把将娆娆揽入怀里,无视他介绍道。



    “玉娆,这是我最好的兄弟,苏慕辰。”



    “今天刚办完离婚手续,脑子也丢M国了,你别和他一般见识。”



    苏慕辰懒洋洋的陷在沙发里,听到秦琛的话,便开始不以为然的翻白眼。



    懒洋洋的扬起一只手,软绵绵的朝着娆娆挥了挥,算是打招呼。



    紧接着便又将手伸向桌面上的酒杯,不让抽烟,他喝酒总行了吧。



    “苏先生好。”



    娆娆温声说道,在眼前的男人眼中,她没有感到任何的戾气,而是感受到了浓浓的不解的和绝望。



    这让娆娆在第一时间就把什么出轨之类的脚本给排除了。



    而且,虽然他刚才和自己说话充满了调侃,可他的眼神却是清澈透亮,让人看着就觉得欢喜。

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你叫什么来着?”



    “玉娆。”娆娆淡然的又重复了一遍。



    “也有个人娆字?”苏慕辰猛然从沙发里面又爬了出来,醉眼朦胧的盯着娆娆的脸。



    那灼灼的目光,带着浓郁的思念,看的娆娆毛骨悚然。



    尤其是,他的嘴角竟然还夹带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,像是在透过她看别人一般。

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惊悚,也很压抑。



    让娆娆有些不适应,可碍于礼貌和秦琛的面子,她又不得不和苏慕辰对望着。



    “苏先生,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”



    她骤然开口,眼底微微泛起淡淡的红芒。



    不由自主的威压便发散出去,带着勾人心弦的魔力,直摄苏慕辰心房。



    苏慕辰浅褐色的眼眸里微微有些错愕,忽然脑袋来回晃动着。



    “不...你不是她。”



    “她比你好看多了。”



    他失神的说道,脑袋无力的垂了下去。



    娆娆看着他那失魂落魄的表情,有些意外的摘下了自己的眼镜。



    是因为镜片遮挡的缘故吗?



    她的特殊能力竟然如此轻易便被人给躲开了。



    正想要进一步研究,一杯金灿灿的果汁将她的视线遮挡住了。

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!”



    秦琛端着刚刚榨好的橙汁,放在了娆娆手里。



    背着苏慕辰而立,悄然不着痕迹用脚尖踩了他的几下。



    这是他们之间特有交流方式,各种动作代表的意思让彼此之间已经从习惯便成了本能。



    当下,苏慕辰嚎了一嗓子,便大大咧咧的将秦琛往旁边一推。



    端起桌子上的酒杯冲着娆娆道:“我今天脑袋进了水,耳边都是大海的声音,这说话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刚刚的话,你别介意。”



    “我这先自罚三杯,这还是阿琛这么多年第一次带女人来,可见他对你的用心了,来来来,弟妹我先干了,你随意啊。”



    不等娆娆反应过来,苏慕辰已然扬起脖子把酒喝了下去。



    他喝的都是洋酒,虽然度数都不是特别高,可这猛然一连几杯下去,加上刚刚秦琛没来之前的量,饶是苏慕辰酒量不错,这身子也忍不住摇晃起来。



    刚刚还有点焦距的眼神,此刻是全然涣散,跌跌撞撞的在房间里瞎溜达着,时而高歌,时而悲戚。



    显然是醉的不轻,已经都找不到北了。



    房间里这才散了烟气,又弥漫起了浓重的酒气。



    秦琛的眉毛凝成一个大大的川字,忽然有些后悔带娆娆过来了。



    “如果觉得不自在的话,我们就先回去,这里是他自己的产业,不会出什么事的。”



    借着苏慕辰又在那里狼嚎,秦琛压低声音冲娆娆说道。



    女人眼睑微抬,唇角不经意的微微上扬。



    “不必,我觉得你朋友挺好的。”



    “哦?”



    “性情中人。”娆娆咬着吸管,给出了一个友好的评价。



    “性情中人?”秦琛眼底蜿蜒起一丝戏虐。



    他低着头,含情脉脉的盯着娆娆的手指。



    将自己脸上的那抹耐人寻味的笑容藏匿的极好。



    再扬起头时,那双黑色的眼眸里流转起涟漪。



    无形的烟雾一圈圈缠绕着,将娆娆卷进他的心房。



    指尖传递来的酥麻,让娆娆脑袋一木。



    本就红的唇,沾着橙汁,显得莹润无比。



    秦琛的脸一寸寸压了上去,眼见得就要得逞了。



    “砰!”



    一个橙子自远方而来,笔直无误的砸在了秦琛高挺的鼻梁上。



    娆娆:“......”



    秦琛:“......”



    “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啊!我都离婚了,你们居然还在那里秀恩爱?”



    秦琛不屑的抽了抽唇角,随手将橙子又丢了回去。



    “那是你自己作的,哪有你这样的,人家都怀了孩子,你竟然还在外面乱搞,吴家没有打断你的第三条腿,已经很给你面子了。”



    秦琛毫不客气的说着,欣赏着苏慕辰的表情变得异常精彩。



    他捏着酒瓶的手慢慢弯曲抱着脑袋,眼睛里充满了绝望。



    嘴唇惨白,瞧不见血液存在的痕迹。



    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秦琛,似要将他看穿一般。



    “阿琛,连你也不信我吗?”



    “我再混蛋,也不至于干出那些事来!”



    他的眼眶里泛起浑浊的液体,和刚才的疯癫判若两人。



    秦琛叹息着走上前将他从地上搀了起来。



    一字一顿道:“慕辰,我自然是信你的,但是我信不重要,吴贺信才重要,那天晚上你到底干什么去了,为什么会在那个小明星的房间?”



    “我...”



    苏慕辰哆嗦着嘴唇。



    许久,他艰难的涌动着喉咙。



    喃喃道:“阿琛,我好像看到娆娆了。”



    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