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特殊能力的使用方法_ 一百二十七张 结束-

时间:2021-07-06 15:4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弦清亦舒小说特殊能力的使用方法 一百二十七张 结束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哎?难道不是这样吗?”金玉琳似乎有些惊讶的模样,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抓住你啊。”夏司也被这个人气笑了,第一次看到这种类型的,也是真的长见识了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那么我们就比一比啊,看看是你们抓住我,还是我困住你们。”说完笑了一下,诡异的是下一秒金玉琳的身影就在大家眼前猛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转移阵!”傅明瑕眉头一皱。然后拉了顾煜一把:“去市郊!”

    夏司车在路上开的飞快!闯过了无数的红灯,路上还不忘抽空问:“转移阵是什么?”

    顾煜看出来这样快的车速,傅明瑕的伤口有些受不了,将她往自己方向搂了一点,减少了车子震动带来的感觉,才抽空回答了夏司:“我前一段时间在怀谨师父那里看过,转移阵其实是一个比较欺骗性的阵法,转移阵一定会有一个相对应的阵法。其实我们从一开始看到的就不是金玉琳本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吗?明明很真实啊?”秦暖并没有看出来刚刚的金玉琳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转移阵的奇妙之处了,它仿佛就是一个隔空的投影,她此时应该就在市郊的樨心花丛里的阵法中,她的确和我们在对话,只是对话的地点并不是我们眼前,而是在樨心花的阵法里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是视频聊天?”夏司精简了一下顾煜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。”顾煜点点头,表示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虽然很紧张,但是秦暖还是不得不感叹一下,真的是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!到了,我们都下车了!”车子刚停稳,顾煜和傅明瑕就从后座下来了。

    顾煜犹豫了一下,看的出来夏司几人是不肯单独留下来的,犹豫了一下,还是拍了拍夏司的肩膀:“待会再阵法里,我可能顾及不到你们,要不,你们就别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上次就放任你们自己进去的,看看你们把自己折腾什么样子。”夏司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。

    “要不....要不我就不去了吧。”齐萱萱在旁边突然弱弱的插嘴,看到顾煜和夏司看过来的眼神,她的语气更弱了:“我...我不是胆小,不肯跟你们去,我...我只是怕连累你们。”

    夏司拍了拍齐萱萱的肩膀:“差点忘了你,不能让你去,你没有自保能力,这样吧,你到车子上锁紧车子,不管谁敲都不准开,等我们回来,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看到齐萱萱自己跑到车子上把自己藏在里面,几人才放心的进入阵法,1不能怪几个人忧心,他们最怕他们这边进去一时没法出来,齐萱萱被人背后使阴的。为了以防万一,车子里还放了很多的符纸,车子上也贴了,让车子整个隐身了起来。

    让人意外的事,顾煜和傅明瑕再次进入的时候,并没有失去意识,直直的站在了原地,只是有一个晃神,晃神结束后,发现夏司和秦暖不见了,两人连忙到处找了找,发现秦暖和夏司就躺在了离金玉琳不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看到清醒的顾煜和秦暖,金玉琳有一瞬间的惊讶和惊慌,傅明瑕瞬间抓住了这个表情,看来自己和顾煜的没有昏迷并不在她的意料中,所以也就是说她以为顾煜和自己也是会昏倒的。

    远远的和金玉琳对峙,顾煜看到躺在那里不省人事的秦暖和夏司,心里着急,脸上却什么表情都没有表露出来,只是不冻死个红色的问傅明瑕:“很奇怪,我们这次并没有晕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因为我们从这里清醒过一次,所以这个阵法对我们来说是不管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她也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吗?”顾煜笑了,挑起了一边的嘴角,看起来格外的邪气。金玉琳眯了眯眼,舔了一下嘴角,下一秒,人便消失在了两人的面前,金玉琳也知道自己论武力并不是两人的对手,所以还是先走为妙,秦暖一点都不惊讶,也不为她的消失着急,反而和顾煜一起坐在秦暖和夏司面前,有些焦灼的等着这两个人醒过来。

    果然没有过多久,金玉琳气急败坏的再次出现在两人的面前,她恶狠狠的看向傅明瑕:“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原来顾煜和傅明瑕在进来的时候留了一个心眼,在进来的瞬间撑开了另一个阵法,所以这个新的阵法和金玉琳的阵法重叠在了一起之后,金玉琳想要在阵法里随心所欲的穿梭那便是不可能的。所以自以为掌握了游戏规则的金玉琳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变故,只有气急败坏的份了。

    顾煜舔了舔自己的唇,笑的分外邪气:“做了什么?当然是教你做人!”话音刚落,人便已经到了金玉琳的眼前:“不过说到底你倒是很荣幸,你打破了我不打女人的惯例。”

    金玉琳没想到顾煜的动作那么快,连忙转身就要逃,但是顾煜这么多天在怀谨面前的功夫可不是白练的,手一伸,便抓住了金玉琳的肩膀,随手的一带,金玉琳便整个人摔在了傅明瑕不远处。    傅明瑕淡淡的抬眼看了一眼狼狈的金玉琳,眼神里什么情绪都没有,金玉琳以为至少傅明瑕会表露出一点点,哪怕是解气都好,可是傅明瑕的眼神里什么都没有,仿佛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空气。

    金玉琳自傲了那么多年,最恨的就是别人的忽视,她不顾摔得狼狈的自己,狠狠的看向傅明瑕:“你别得意!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?!你也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傅明瑕总算是开口了:“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很了不起,我从刚开始就和你们想的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金玉琳很不服气:“你知道与别人不一样,为什么还要甘当普通人?!我才不信!”

    傅明瑕不知道为什么金玉琳那么执着的想要当与别人不一样的人:“我宁愿我自己只是普通人,我一直信奉的是一份能力便是一份责任,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与别人不同,但是我知道我能有今天,肯定是我比别人付出的都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!我从小因为是女孩子,被我父母轻贱,他们一心想要一个男孩子,结果老天公道,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孩,不对,哈哈哈哈哈,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儿子的,可惜,我不开心,如果有了儿子,我岂不是要低到尘埃,于是我让她做了一个噩梦,孩子生生的吓掉了。”说到最后,金玉琳居然开始疯狂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傅明瑕嘴巴动了动,想说什么但是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,顾煜厌恶的看了金玉琳一眼:“ 不要试图和她说什麽,她已经魔怔了。”

    在金玉琳疯狂的笑声中,夏司和秦暖也先后醒了过来,秦暖更是揉了揉有些抽痛的太阳穴:“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。”

    夏司倒是没有什么表情,仿佛并没有梦到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你们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没有?!”看到夏司和秦暖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,金玉琳的大笑声戛然而止,她不可置信的瞪着夏司和秦暖:“你们怎么可能也躲过我设置的噩梦?”

    原来金玉琳在他们的梦境中都做了手脚,可惜的是顾煜和傅明瑕从开始就不再受梦境的影响,所以中招的只有夏司和秦暖,金玉琳打的如意算盘便是既然伤不了顾煜和傅明瑕,便伤他们的朋友,让他们也不好过,但是她没想到夏司和秦暖站起来居然什么事情都没有,只是有些头疼。瞬一瞬间更是怀疑起了自己的能力。

    看到夏司和秦暖安然无恙,傅明瑕缓缓站了起来:“其实你从开始便有一副好牌的,就像你说的,你从刚开始就和别人不同的,可惜,你没有善用自己的能力,把自己的人生生生的毁成了这样。”

    傅明瑕难得的这样话多,不过是因为她难得的遇到这样天生便怀有能力的人,对于她来说,这样的人就像是告诉她这个世界自己并不是孤单一个人,可惜除了白羽之外,好像其他的都没法看透自己的能力,只想着运用自己的能力实现自己的某些想法。

    可惜傅明瑕的话注定只能白说,金玉琳并不领情:“呸!我并不需要你的虚情假意,你这样的人就活该平庸!可惜上天不开眼!给你这样好的能力,居然不知道好好利用,如今我技差人一招,我认!我只恨我小瞧了你,没有在你之前直接实行我的计划。”说完直接吞了早就准备好的毒药自尽了。

    等几人反应过来,金玉琳早已经化作了一抔尘烟,傅明瑕走进一步:“是燃尘。”燃尘是一种毒药,吞下后,会直接从内脏开始燃烧,直到将人全部燃烧干净为止。傅明瑕没想到她会这么决绝的做到这样,不成功便成仁,没有成功便直接不要命了。

    从她死去的那一刻,这个阵法便自然而然的解除了,傅明瑕解了他们进来时设置的阵法,看着顾煜和夏司将这里面消失的人全都一个个背了出来,再一把火燃烧了这些怒放的樨心,看着慢慢腾空的袅袅青烟,傅明瑕觉得自己心里有一些的怅然若失,至于为什么,她自己也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顾煜报了警,看着警察将这些人都拉去了警局,跟着去做了一个笔录,便回来了。那边秦暖也去打听了一下金玉琳的消息。原来金玉琳小时候不是这样的,但是金玉琳父母都是重男轻女的人,所以对于生出一个女儿格外的不满意,金玉琳在家里的身份就像是一个出气筒的存在,金父在公司里受了委屈回来对着金玉琳便是非打即骂,金母爱打牌,每次输了回来便是骂金玉琳是个赔钱货。

    “其实金玉琳也挺可怜的,估计从小心里便扭曲了。所以便那么执着的想要成为人上人,把所有人都掌握在自己手里。”秦暖说完倒是有些同情金玉琳了。

    夏司说道:“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?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这形容金玉琳正合适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